庚子年丁亥月乙丑日

农历寒衣节前后,北京郊区的回迁房小区四周,到处都是烧过的灰烬

从别处开车一靠近郊区,就感觉烟大的吓人,视线也变得很差劲。

我不太清楚华北这边的风俗,私以为躲在无人小院或者先人墓地或者上两柱香也比在 路边、路中间、小区内、停车场、绿化带 焚烧祭祀用品强。

是的,进入初冬,绿化带堆满枯枝败叶,很容易引起大火,然而这边的村民也好、居民也罢竟然直接旁边焚烧。

魔幻的百京。

这个月月初,也就是11月月初,把去年买的用来站标的夏利卖了,今年卖车不怎么顺利,前后跑了好多次,各色人马来看,三千多的车还有人一千块想要。真的是,想桃子吃。

八月份去天津年检时候,在停车点附近找了一家宝藏餐馆,100出头就能吃有好多排骨的一锅鲜,在北京的话100是不可能的。

所以后面再去天津时候还是有点小憧憬,没有不耐烦,想到排骨满满的一锅鲜路上什么风噪胎噪都觉得好听。

今年十一重叠着中秋,长假头几天飞去的未婚妻家,落地时候还租了辆亚洲龙开回去。

车子用处极大,还挺好开,我对丰田的好感度多了几分。

吃就那么回事,没怎么惊艳,倒是开了两次长途车技大有长进,感慨车道保持是真好用,B级车是真安静。

长假后几天去的我家,东航休息室体验受到同行三人一致好评。

姑姑那边吃了一顿,舅舅那边吃了一顿,见了见好多年没见的人。

握了握外公的手,还是那么粗糙。

奶奶也提前从老家回来了,人一老,脾气就像小孩子,得哄着。

我觉得父母也差不多到了这个年纪了,得哄着。

哄着才能让他们接种流感疫苗、肺炎疫苗,不然放以前,根本不可能。

长假过的还不错,当然还是有些失落与伤感,和我妈聊起外婆,依然不自觉泪水满眶。

再想想这么多年,人来人往,感慨万分。

8月初就在张罗的疫苗,10月底是终于接种了,可惜不是肺炎+流感一块接种,分开还得间隔两周,浪费了不少时间。

这两个月是过的真快,转眼就要12月份了。

公司关系好的同事也将要离职,我也在思考自己的出路,后面该怎么规划。

TAKE IT EAS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