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慵懒的草坪中竖起来一根扎眼的野草。

深绿、斑点、没有那种柔和的气息。

许多人路过草坪,都在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瞅野草。

小孩子们可管不了那么多,冲到草坪中想连根拔起野草。

草杂、交错、粘连着泥土……

横尸在那些和谐的种草上面

“刺眼!”

“长的那么高,拔了!”……

坚硬地竖着,就像鲁迅先生当年写的匕首一样

我不晓得它为什么非常强烈地、充满干劲地反对着一切的不平

锋利,刺破厚重的虚伪?

没有人敢去拔这颗野草

那些女人们害怕脏了她们的衣襟

那些男人们不想伤了他们的皮肤

那些小孩们在回头看着他们身后的两个大人

我在想,这些人为什么都在瞪着眼睛盯着一颗草看

突突突……

不远处绿衣服的男人推着割草机

“这里清理一下!”

“对,这里清理一下”

“叔叔这里有东西”

男人们女人们小孩们在嚷嚷

绿衣服的男人没有过来

“到这里来”

“师傅,这里割一下”

人们“热心”地,急切得希望绿衣服的男人过来

http://20xue.com

“割了……”

这是惋惜?

还是遗憾?

“爸爸,叔叔把草割了……”

这是怜悯?

这是同情?

我看到

草地齐平的绿油油的草中间

有许多短小的

粗糙的

那种野草一样深绿

带着新鲜茬口的草

男人、女人、小孩各自走了

我跑到草地中

用食指轻轻拨弄着那深绿的、粗糙的茬口

“好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