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总结

年初年底欧洲、澳洲逛了一圈,总的来说前者可圈可点,后者乏善可陈。当然,还欠欧洲的好几篇游记。

工作这事情挡不住组织架构带来的变革,写了近一年的项目说交接就交接了,还得包售后,没留下一丁点收益。

反思了下,干活不能过快,得多做些有积累的工作。

三月份被换项目组带来的成本是未曾预料的,我从没想过一个项目能够写的如此之烂以至于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清某件事发生后完整的流程。是的,包括原来的RD们。

一个大单体,尤其是历史包袱过重的系统,新增功能都得小心翼翼,然而PM可不管这些。做成了,得拜天地让系统本身的Bug神奇地达到一种稳定程度,一单出问题,就是无休止地复盘会,Postmortem,心累啊。

你问我感受?我何尝不希望快速的将其盘根错节地模块通通剥离?痛苦始终伴随2018年的每个工作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