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已来

年轻时候梦想改变世界,可绝大多数到而立之年也仅仅落得个碌碌无为。作为婴儿潮一代伴随着大陆经济起飞,付出相对较少,但收入却稳步增长,但随着软着陆失业率大概率会升高,这种情况我觉得将不复存在。
五年后重蹈90年代末覆辙也未尝没有道理。
转眼毕业即将三年,公司内部同期进入的也都期待着四月的普调与晋升,欲望坦露无疑,可终究僧多粥少,谁又能知道你我底细呢?
我觉得找个更稳定的工作或是上上选,毕竟经过计算,预计回到西安,闲暇时接私活赚钱超过目前薪资收入是个大概率事件。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