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些什么?要不说些什么?

这几天食欲不振,吃啥胃口都不好,就连红烧肉都不想吃了 …… 厌食症?可能吧 …… 希望如此,这样就可以减肥了,为国家的四个现代化作出功不可没的贡献。

胖,是我这半年来最大的感受。无论你在哪里,做什么事情,一个胖,就能让你痛苦不堪。小到侧身通过公寓楼前施工中的那条唯一的出路,大到熙熙攘攘的食堂一不小心就能让端满饭的同学四脚朝天。

亲,你胖么?那你很痛苦!

我很讨厌胖的自己,很讨厌,以至于一旦看到自己的身影就不先看第二眼。是的,没错,很胖了!

千与千寻中的那些变成猪的人就是那样!一旦胖起来,就像吃东西,然后愈来愈胖。没错,最后变成猪回不来了!

所以,当我写下第一段话的时候脑袋中唯一的念头就是“Damn,赶紧去减肥吧!不然没人要你了!赶紧减肥吧,不然太浪费空气了!”

我是一个爱面子的人,虽然好多时候不懂什么叫做面子,但是还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给自己一个爱面子的标签。当我自己连自己都不那么看得起时候,我不会在乎其他人如何看待我。正如现在的情况一样,愈来愈胖!!

每一顿饭我都尽力让自己填饱,我不想去饿的时候去吃零食,可是每天都这么饱,胃越来越大,走上了胖得不归路。

最近我一直在头疼,如何吃得多而且不会变胖,结果就像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陷入一个循环了。好吧,我知道这个鸡生蛋的问题不恰当,也知道进入循环后一个Exception就能让循环结束,欢迎提建议来修改这个修辞。

胖人有很多因素,有人是因为基因,那没办法了,谁让是基因的问题呢?有的人是身体虚弱,导致虚胖,有的人是吃得太多,导致肉多,有的人是不体育锻炼,所以慢慢的胖。胖有好多种,我偏偏集中了全部,我胖吗?我很胖!

无病呻吟是个不好的习惯,但是那些“老师”们知道不?无病呻吟本身就是一种病,既然都无病呻吟了,那不算病人吗?为了争取向党组织靠拢,我得减肥。

减肥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很多时候真的是这样。比如140+的体重,我曾经在一个月内减肥到120,然后迅速的回升。没办法,当时形势需要。貌似之前在谋篇文章中写过为什么这样做,不过现在想不起啦。

减肥需要的是锻炼?我不这么认为,以我的情况来看,应该以节食为准,所以我在未来的一个月中要节食。

我现在不吃蛋挞了,也不吃红烧肉了。蛋糕房的老头我一直觉得他总是在想一些很大的问题,用某人的形容词就是很大很大的问题,那种眼神,你看了第一次就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惜没办法,全校就那么一家蛋糕房做的东西能吃,忍了 ……

希望那食堂二楼红烧肉窗口的老板娘与老板不要伤心,我不吃红烧肉会吃别的东西,比如青椒肉丝,虽然贵窗口的青椒肉丝应该叫青椒胡萝卜丝,但还是偶尔那么几次能碰到称之为肉丝的东西。确实,中文博大精深,丝的直径不确定。

11月份我没有干什么,基本就是被身上的肉压的喘不过气,唯一能让我在月底这个时候有所欣慰的事就是,月初复习数据库收货很大!起码写个多重的查询,链接现在没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我的数据库补考过了!Oh Yeah !

这个月没有在社团还有陕西团队这边操心,所以没有什么感想。所以,这个月的KPI考核估计又是30分得保命分。恩,许多同学问我KPI是啥,我说就是考核自己目标到底实现多少的一个特定的公式所计算出来的绩效值,它英文简称KPI,我的解释专业不?

对了,这个月还有一件事值得我高兴,那就是我把那本《华尔街狂人日记》看完了,然后昨天借了一本《华尔街狂人》来看。前者讲的是一个投行的童鞋从小工到大神的变化,属于不受高富帅所青睐的屌丝逆袭的投行白领小说;后者讲的是一华尔街数据分析大神讲述一些看似很复杂的经济模型与计算机如何结合,以及他如何看待这个东西一些Paper?对不起,我还没看呢,只把绪论看完,所以还不好说。大家期待我的好消息吧!

最近两周我缺了两节课,都被点名了,而且没有被划掉。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决定不去的那两个瞬间,是我绝的非常美好的瞬间,暖暖的阳光,清醇的牛奶,干净的宿舍,一个精神非常棒的早上。

希望自己有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