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我从来的都不喜欢下雨,沉重的空气压的我喘不上气来,死寂的一片好似在太平间了,太平间周围躺着自己不熟知的人就像雨天我们走在路上碰到的一切,没有语言  没有吵闹  只有那属于自己的脚步声去打破这份压抑的气氛,就像太平间的管理员,

    当然唯一我们可以庆幸的是我们起码还能行尸走肉般的活着,而太平间的人们只能躺着。

    每当雨天的来临,只能增加所谓的落寞和孤独.人生亦是如此  我们只能自问 此雨落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