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与创新——有感于《乔布斯们都去哪里了?》

“如果你想成为下一个乔布斯,结束现在这种创新停滞的状况,或许你该从嘻哈文化上着手”——《第一财经周刊》P32《乔布斯们去哪里了?》

嘻哈文化轻松幽默,那时候的年轻人有点玩世不恭。当年那些创业者、创新者满怀着梦想,激情四射的去挑战未知。时光荏苒,社会巨大的变革当中,那些嘻哈作伴的年轻人穿起来西装,背负着重担。当年那种豪放的创新、创业精神慢慢流失。许多人在质问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了?

曾经有言论称,现在的年轻人竞争&&创新成本太高,是创新不力的根本因素。

现在的年轻人竞争成本太高?

社会竞争残酷,如果此时失手,没有强有力的后盾,东山再起无非天方夜谭。创新是有风险的,面对着高额的房贷以及生活物资的日新(高)月溢(价),不成人则成仁,此为生活成本。

竞争对手靠山强大,家庭环境优越,有足够的人脉可以游刃于政府机构之间,办事稳妥。彼方孤军作战,后方无缘,如无强大实力为创新之源,则无颜江东父老。此为人力成本。

从小到大,中规中矩,一直做着稳妥的事情,我不怕那些奥林匹克题目的挑战,因为题目出来了,定然会解出。商海无常,倘若失常不堪设想。此为思想禁锢。

社会本来就是优胜劣汰,不可以以短期内创新少而抹杀此时期大量的创新。如果这样对最新的科学成果,创新发明充耳不闻,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人们渐渐失去了那种乌托邦式的科学理想和热情。回想当年美国举办世博会时的盛况或是1990年代起那后的硅谷,你会发现,那时的人们满怀着乌托邦式的憧憬,他们觉得自己掌握着重塑世界的力量。
时至今日,这种乌托邦式的科学热情已经无处可觅。斯蒂芬森和蒂尔都指出科幻作品已濒临消亡,新作品不再启发人们的思维,反而打压人们的科学理想……”——《第一财经周刊》P32《乔布斯们去哪里了?》

科幻小说的消亡?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阻碍科幻小说作者发表新的小说呢?是不是出版社的托稿费?还是难以解决的盗版问题?科幻小说在一段时期内没有大的突破,我认为不是濒临消亡,任何一种文学作品必然会有和其他事物一样的高原期。

比如《西游记》那时期的科幻小说,同样都经历过那时候的高原期。消亡是不会的,是科幻小说作者及其领域的一个反思时期。我们不必那么焦急,或许等一段时间,那些小说又会令人兴奋的。

“当今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文化冲突。先看来看乔布斯的讣告吧。在他的一生中,他将三种不同时期的思维空间有机地结合起来……三种理念的结合引发了一连串的创新行为,不但带来了新产品和新的管理模式,还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理想化人物形象……”——《第一财经周刊》P32《乔布斯们去哪里了?》

我承认,如果之前的那些疑问都是肯定回答,那么创新这个话题不是可以把原因归咎于谁的。关键在于人们本身,如果自己觉得太禁锢了,嘻哈文化不是很好的放松方式吗?

劳逸结合不是最有效率的吗?嘻哈本与创新无缘,嘻哈文化果实让人轻松,让自己有动力去创新,才是嘻哈与创新的关系。

本文原创于Quicl’sBlog  http://20xue.com  转载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