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

人生来就背负着重重的行囊,要想解下它,只有通过轮回。轮回路上少不了喝下忘川水,喝下忘川水,就将忘记此生的一切。忘记了也就放下了。所以早些喝了忘川水就会早些解脱。

在死去的灵魂轮回的必经之路上,有这样一条忘川水,清澈而浅濑的泉水从山涧上流下,两边是清幽的兰丛,鲜翠的竹林。死去的灵魂经过忘川,就可以进入冥界,然重返世间,获得新生。当然,他们要饮下忘川的泉水,将前世的哀乐情愁全部忘却,曾经的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

传说在忘川深处,住着一位长须的老者,他是监管冥界轮回的仙人。

几千年了,这位仙人一直孤独地守在忘川边,目送着一个又一个灵魂进入轮回。但从没有开口讲话,因为灵魂们实在来去得太匆匆了。

直到这一天,一位年轻诗人的灵魂来到了忘川,他为眼前的景色所深深迷恋,驻足不前。

“年轻人,”仙人几千年来第一次开口讲话,“你还在留恋着什么,难道那苦难的前世,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前世固然苦短,然而,我毕竟是举国皆知的诗人,曾有过无比的荣耀。”

“呵……”仙人悠然地捋着长须,伸手指向远方,“看,他曾是有名的盐商,富甲一方;他呢,垅上 耕农,一生贫苦。”仙人又指向另一边,“这是当朝宰相,权倾朝野;那个是恶名昭著的江洋大盗……如今,到了忘川,喝下这忘川的泉水,却一样都是赤条条的新 生。富贵者,浮云也。”

“那么,人们为何还来去匆匆,对世间的名利追逐不休?”诗人遥望着匆匆来去的灵魂说。

“难忘呵。不然,也无需老叟来守什么忘川了。”仙人笑道。

诗人默然,“那么,这轮回岂不只是枉然啊。曾不如江上之明月,山间之清风般逍遥自在。实在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果然?”仙人意味深长的看着远方,“苏子前赤壁赋曾云,‘客亦知夫水与月。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消长也。盖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已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我皆无尽,其又何羡乎?’况死者已矣,生者尚存。生生死死,天道之恒。”

诗人听后,急忙向仙人下拜。“承蒙指点,小生至此已然看穿这死生之道。”

“生如何,世上之一遭也;死如何,物化之一瞬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尽则人死,死穷则再生,不过如此……”

仙人笑而不答,目送着这诗人走向忘川河边。

“只是看穿时,也就该饮这忘川的泉水了……”